余谋

Good night !

交界处

我在想一个太阳。

 迷茫的独自行走,在林间穿梭,寒气弥漫掺杂在树叶中,云雾翻滚渗透入深林,拦截所有的过于耀眼的东西,看不见阳光也是好事,至少我不会因它感到刺眼,不会因它流出眼泪,不会因它选择沉默。

我喜欢看飞翔的鸽群,下午上课时能看见它们在楼顶上环绕了一圈又一圈,靠窗的木质课桌上映衬着它们的影子,笔尖停留在书页上方,看着影子一闪而过转瞬即逝,我无比贪恋它们留下的痕迹。

留下吧,留下吧,请再多留一会儿吧。

我可能在期待些什么。

 

抬头仰望太阳会感到刺眼甚至流泪,它炽热、耀眼、永恒,接触它太难了。

我曾希望遇见太阳。

曾经。

 

都说过去了就不要想。

但谁不想独自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太阳,一个温暖而不刺眼的太阳。

与他目光相撞会吓的赶紧转移视线,心弦早已被他的眉眼惹的乱了序曲。当他站在我身后轻轻打了声招呼时,内心的狂喜又有谁知晓呢?我没有心?没有感情?我只知道,当自己看见他开始心脏激动的狂跳时,我就已经沦陷了。

他是阳光啊,耀眼的阳光,我奢望却永远无法触碰的阳光。

温暖了周围所有人,包括我。

我在乎,我在乎,你的一切都让我心动啊。

可心动的。

只有我。

 

自己从来没得到阳光。

从头到尾只有我一人独醉。

为什么要那么执着呢?

放手,放手,放手!

我从来没有抓住过他。

我伸出的手从来没有与他接触。

都过去了,只是我一人独醉。

碰不到的阳光,只有收回手。

 

我从未走入阳光下。

七天

悄声无息。

米白色的地砖,干净的床单,灰白色的墙壁,囚笼样的房间,这里唯一的一扇窗户木板封上,缝隙中只能透进微弱的亮光。

囚笼

门外传来巨大哭喊和尖叫声。

房间的大门没有上锁,推开门后的走廊也尽头,但是离开的出口有个女人守在那里,她坐在椅子上正对着房间,她的样貌模糊不清像是一团浆糊贴在脸上,但是你却可以清晰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

“回去。”她说。

你走回了房间。

 

第一天

什么都没有。

你待在房间无所事事,躺在床上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不知所措。房间里没有书本也没有笔,除了生活用品外什么都没有。

你感到无聊。

你推开门又走到了走廊上。

女人一动不动。

“回去。”

“别做多余的事情。”

 

第二天

你在房间里找到了一些东西。

三四本故事书,与一沓白纸和笔。

它们凭空出现在柜子的抽屉里。

桌子上有张字条。

“你需要的东西。”

你开始读书,写字,觉得时间过的很快,相比前一天你觉得今天过的很充实。

“我还需要更多的东西让我来打发时间。”你这么想着。

当天晚上你梦见了很多东西,但是醒来后完全不记得。


第三天

一切正常。

还有新的东西会出现。

你开始期待每一天。

昨天晚上的梦你又好像想起来了点。

好像是风。

 

第四天

那个女人会时不时经过你的门前,你有时候能听见她的叹息声或者她的自言自语,但是你并没有太在意。

房间多了很多东西。

水晶球,收藏品,书本,笔记,彩笔,水杯。

它们每天都会和字条一起出现。

“喜欢吗?”

“我想把它送给你。”

“想看看外面的风景吗?”

你看向封死的窗户,捏紧了纸条。

“想。”

 

第五天

你握着斧头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

是因为兴奋。

当你第一下砍上木板的时候,你听见了女人尖锐的尖叫声。

她使劲砸着房间的门,像是看见了什么最另她害怕的东西冲出了囚笼,她尖叫着哭喊着大喊着。

你没有理会,一下又一下把力量全部用在斧头上。

当风冲进房间的那一刻,你闻到了青草混合着泥土的香味,在那一刻你如同获得了新生。

桌子上的纸片被风垂落到地面上,上面写着。

“你想要的就在她后面。”

你喘着气,握紧了手中的利器。

推开了门。

 

第六天

白色被红色代替。

女人脸上的浆糊在动。

你感觉她在笑。

她在嘲笑你。

你抹去了脸上的艳丽,送给她最后一份礼物。

寂静无声。

只有你在喘气。

你扔下了利器,迫不及待冲到女人的身后。

看上去像是一道门。

你激动的在颤抖。

终于要自由了吗。

 

第七天

你走了进去。

你发现。

还是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地方。

想同的走廊想同的房间。

你愤怒的使劲哭喊,尖叫,但是没有用。

这次只有你一人。

你颤抖着坐在了女人原本坐着的位子。

你的眼前,走廊的另一边的门被打开了。

打开门的人。

是你。

【GGAD】 埋葬的爱情

结血盟。

“阿不思。”

他的声音恍若还在耳边。

蓝色的火焰扭曲着,少年深陷其中,看不清面容,听不清声音,只有吞噬一切的火舌卷曲着,历火滑过指尖盘旋而上,扭曲着绕过臂膀,然后化作蓝色怪物冲向上空乌黑的云层,它叫嚣着想冲破厚重的囚笼。蓝色厉火缠绕周身,但是感觉不到一丝温度,火焰没有灼伤少年。

“……”

他没有回头。

 

1898年,戈德里克山谷。

树荫下的少年们坐在草坪上紧靠在一起,枝叶缝隙中透过光线,星星点点撒落在他们身上,午后的时光漫长而惬意。金色发丝被风吹撩过与红棕色交缠在一起,暖阳之下,一切都是那么安宁和惬意,他们看向远方缄默不言,听着身旁的人起伏的呼吸声。

阿不思·邓布利多和盖勒特·格林德沃。

1898年,两个17岁的少年,一见如故。

双目相对,浅蓝色和异色,他们的双眼中曾只有彼此的倒影。十指相扣,鲜血涌出顺着手掌渐渐滑落。跳动的心脏,轻触的双唇,双肩相碰,心跳会比以往更加激烈。

缔结血盟,发誓永不互相伤害。

两个灵魂之间相互吸引的少年,有着共同的计划。

执着、触碰、亲吻、血盟、计划、争吵、死亡。

故事总会这么结束。

阿莉安娜倒在地面上,空洞的眼睛无助的看着前方,身体僵住了。

她死了。

 

“这是你应得的!阿不思!”

阿不福思一拳打在阿不思脸上,温热的鲜血从手心中一点点漏出,血液滴落在衣衫染红一片,邓布利多的鼻子被打断了,疼痛让他的大脑更加清醒,格林德沃逃跑了。

他就是个笑话。

格林德沃离开了英国。

这一年让人难忘。

格林德沃,夺走了他的一切。

无法对抗格林德沃的邓布利多被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特拉弗斯误认为是同党。

邓布利多失去职务,被带上魔法手环,受到监视。

“格林德沃……”

他当时最迫切最强烈的愿望就是打败他。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

黑巫师和白巫师。

两个人朝着相反的方向渐行渐远。

格林德沃欺骗了邓布利多,但是挑起的争端从未触及英国,邓布利多迫切的想要打败他,但是在厄里斯魔镜里面看见的却是格林德沃。

“我不能对抗格林德沃。”

“为什么阿不思邓布利多这么喜欢你?”

“你觉得邓布利多会为你哀悼吗?”

阴谋与爱情。

他们相爱相杀。

厉火埋葬了真正的爱情,他们选择了沉默。

时间会带走一切,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必须舍弃,深藏在心底的爱就让它永远死寂。

戈德里克谷的夏天,只会存在他们的记忆中。

 

为了所谓所有巫师的安全,为了阻止世界的动荡,特拉弗斯在众人的面前播放着审讯邓布利多的记录。

“我们比兄弟更亲密。”

他亲口说的。

他必须做出选择。

两个人的决斗。

格林德沃的异瞳中没有昔日的温暖,他可以在温暖和冷漠之间自由切换,眼底藏着看不透的思绪,也许只有无尽的坠落与黑暗。

“阿不思。”

“盖勒特。”

当年的少年已没了年轻的容貌,戈德里克山谷的少年已一去不复,格林德沃的欺骗,邓布利多的真心,都在今日化作死寂。欺骗者会付出代价,真心者会拿回一切。

爱情?

为了阴谋为了目的,他们都能做到舍弃。

他们心知肚明。

格林德沃输了。

老魔杖落入邓布利多手中。

他的阴谋结束了。

一个人单独被关压在纽蒙迦德最高的塔里。

咫尺之遥,却永远感受不到彼此。

再甜的东西都不能填补空洞的心跳。

 

厉火燃烧殆尽。

他们看清了彼此。

这次邓布利多也听清了。

他说:“戈德里克山谷。”

倒下的身体逐渐冰冷。

1997年,邓布利多死于斯内普的索命咒。

1998年,格林德沃死于伏地魔的索命咒。

没能说出那句话。

 

1898年夏天,戈德里克山谷。

少年们故事的开端。

他们将爱埋葬在了一起。

山谷仍在,人已逝。

“盖勒特。”

他没有回头。

 

结血盟。

进谷仓。


——————————————————

五一活动 @棂架封尘,倾湮铭忆 

部分灵感来自 歌曲: Still————Daughter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Q:在输入法打“我是”,打出来的是你以后想成为的样子喔~

我是你的谁???

当然是我女朋友的女朋友啊~

Ahhhhhh 

这80天估计会很难熬,但是熬过去你就胜利啦!

考上了之后记得帮我辅导数学,这玩意儿我真心学不懂(╯‵□′)╯︵┻━┻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加油奥利给!

考完当天记得发消息

双子

这是一点个人的理解

双子是意难平啊qwq 

——————————————

世界被撕裂了。

弗雷德的笑容还留在脸上。

“不——不——不!”

“Fred !”

 

灵魂被撕裂的只剩下一半是什么感受。

太阳依然在东升西落,早晨的阳光依然透过窗户落在木桌,墙上的时钟依然在运转,地里的地精还在,一切都没变,一切又都变了。

玩笑商店经营的越来越好,精美的包装,丰富的商品,客人也很多,对角巷也越来越热闹。脸上恰到好处的笑容,偶尔像以前一样开开玩笑,只是有时候会下意识妄想有人能接下一句话。

乔治很好。

他没事的。

真的。

 

热闹的商店无论多么拥挤,他只感到自己无论到哪里都像是一个人。走到每一个有记忆的地方,都能想到他,哪里都有他。

“弗雷德。”

镜子里的人是你吗?

……

不,他竟然忘了,弗雷德没有缺少一个耳朵。

“乔治。”

相近的容貌,相同的发色。

乔治看见的每一面镜子都是厄里斯魔镜。

 

快乐都和弗雷德有关,记忆也都跟他有关。

身边的每一处都有你,身边的每一处都没有你。

乔治活成了弗雷德。

他不想失去弗雷德。

他是谁。

脆弱的脊柱支撑着活下去。

他是乔治,他是弗雷德。

乔治会以弗雷德的样子活下去。

足够了。

 

”弗雷德”娶了安杰利娜。

当他抱着自己孩子时,他意识到了。

新生的孩子,鲜活的生命。

“他的名字是弗雷德。”

他是这么说的。

“弗雷德。”

他会以另一种方式依然存活于世间。

 

一定会的。

【西奥多x你】深海

辣鸡文笔,慎入

扎心,慎入


你喝下魔药。

 

白色浪花被海水推到沙滩上,海的深处总觉得有人在呼喊。

海浪的声音在耳畔。

天上的海鸥,一望无际的大海。

“……”

谁的海蓝瞳色。

 

海浪的声音让你格外清醒。

 

沙滩很软,温暖又舒服,霍格沃兹的天文台也像这里一样让人平稳心神。

记忆是混乱的。

总觉得自己的灵魂缺少了一部分。


头部受伤的原因说是在混乱中被咒语伤到的

所有人选择闭口不言。

所有人选择回避话题。

看到他们的反应,就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你不想再使用魔杖了。

每次拿起它都觉得格外沉重。

记忆总会浮现,在合适的时间在合适的地点。

 

你觉得自己是少了一半灵魂的人。

那剩下一半在哪里呢?

 

你在箱子里找到很多封信,它们被完好的保存下来。

在信上无非是什么节日的祝福语,好像很多人都有给你寄过信。

当你看到一个名字时,头突然抽疼了起来。

“西奥多·诺特”

他是谁?

你的指尖轻轻抚过他的名字,记忆中有什么东西挣扎着想要出来,但是格外痛苦。

 

为什么想不起他的样子?

我为什么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头部又在抽疼,恍惚间你又看到了那海蓝双瞳。

 

他在说些什么,看你的眼神充满坚定。

“最后……”

只是你好像很生气的推开了他。

“不。”

“……我一定会那么做。”

“我不明白。”

视线也越来越模糊。

“你可以全身而退。”

听不清了。

 

海浪水打在你的身上,弄湿了裙子。

西奥多。

是他的名字。

他的瞳色和大海一样。

 

西奥多·诺特。

是他施的魔咒?为什么?

你问了德拉科他是谁,他说以前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德拉科,那他现在在哪里了?”

“……他……已经消失很久了。”

“可能已经去旅行了。”

 

梦里是他,现实也是他。

只有向深海一步步走去,记忆才能清晰。

海风轻吻唇瓣。

他留下的吻也那般轻柔。

“西奥多!”

他在你耳边轻笑,温热的气息吐在脖颈处,很痒。

“在有光的地方我总能找到你。”

他的眼中有璀璨星河。

 

记忆在一点点涌出。

在霍格沃兹的废墟中,马上就要迎来黎明。

他把魔杖抵在你的额头。

“诺特!放开她!”

凤凰社的人把他围了起来,每个人都很紧张。

他身上涌出的鲜血,染红了你的双手,刺激着你每一处感官。

血液中的蛇形文身格外刺眼。

他在耳边是这么说的。

“我是你的西奥多。”

他搂紧了你。

然后狠狠把你推向前方。

灰尘,沙粒,泥泞,眼泪。

 

海浪把你卷入深海中。

 

咒语从身旁旁划过,打在他的身上。

海蓝的双瞳充满笑意看着你。

你在海水中挣扎。

光没有照在他身上。

冰冷的地面,染血的双手。

那里什么都没有。

 

你无力跪倒在他面前,喊不出来。

什么都看不见了。

 

是诺特不是西奥多。

是西奥多不是诺特。

 

海蓝是他的瞳色。

萧/蔡/宁 当你想和他抱抱

不刀,真的不刀,真的真的

前篇沙雕文难道不沙雕吗

这个真的不刀


 1.萧疏寒

“要抱抱。”

萧疏寒一愣,没想到你一大早跑到武当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少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抱抱!”

“……好。”

他放下浮尘,微微张开双臂。

你满心欢喜的扑了上去,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让你格外满足。

萧疏寒头抵在你的脑袋上,无奈的说了句。

“福生无量天尊,少侠下次来的时候,再说句晨安那就更好了。”

〃∀〃

啧啧啧,果然抱抱最舒服。

 

2.蔡居诚

“你喊什么啊!蔡师兄!我不就想抱一下吗!?”

“滚!这成何体统!出去!”

蔡居诚大喊着让你滚出去,脸上有一抹可疑的红晕。

“你你你别过来!离我远点!我没有脸红,闭嘴!”

“你不让我抱一下,那我可就……沈袖我想和你聊聊!!!”

蔡居诚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把你紧紧抱住。

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蔡师兄?”

“别叫沈袖!”

蔡居诚头发蹭到你脸上痒痒的,还有淡淡的香气,只是怎么感觉他今日的体温有点高……

“蔡师兄,你可以放开我了,我不叫沈袖。”

“……闭嘴!我松不松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还能管的住我了啊!?”

……哼,傲娇。

 

3.宁不劫

万劫先生的怀抱你已经期盼很久了。

怎么才能抱到呢?

你在他面前晃荡了好几次,可就是开不了口。

“先生啊,我那个……”

“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少侠怎么还扭捏起来了。”

你憋红了脸半天才说出来。

“能抱抱不……”

宁不劫怔了一下,缓缓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你确定是我?”

“嗯嗯!”你期待的两眼放光。

你轻轻的抱住宁不劫,时刻注意力道大小。

身上的药草味还有淡淡的香气,让你觉得格外舒心。

软软的怀抱太舒服了,你赖在他身上不动。

“嗯?”

“还想……再抱会儿。”

“……依你。”

宁不劫的观察日记

沙雕系列

网课学傻后写崩

沙雕,慎入

 咳咳←_←回归正题

 

………正文………

1.

宁不劫在吃饭。

宁不劫在写字。

宁不劫进了房间。

宁不劫出了房间。

宁不劫在后山采药。

宁不劫在发呆。

宁不劫又进了房间。

宁不劫放下手杖。

宁不劫脱掉外套。

宁不劫……(被血渍污染已经看不清)

……好腰!

 

2.

宁不劫没有笑。

宁不劫还是没有笑。

宁不劫不见了。

宁不劫出现了。

宁不劫在冷笑。

宁不劫又在发呆。

宁不劫又不见了。

宁不劫!!!

“我我我不写了!”

“晚了。”

宁不劫把你扛了起来。

 

3.

(被撕掉了半页)

不写了不写了!

不就是看……看看见了某人洗澡嘛!

谁让你不关好窗户……

唉,又被收拾了。

不过嘿嘿嘿……

〃∀〃


4.

宁不劫在写字。

宁不劫在喂鸽子。

宁不劫在看信笺。

宁不劫在接待客人。

宁不劫在炼药。

宁不劫在咳嗽。

宁不劫在和孟红雨说话。

宁不劫在咳血……

宁不劫在喃喃自语。

“差不多了……”

……你觉得很不安。


5.

宁不劫在揍人。

宁不劫不见了。

宁不劫在和蓝井说话。

宁不劫又放水!

宁不劫闭门不出。

宁不劫在地牢。

“给我来人把这火扑了!快点!”

宁不劫回来了。

宁不劫没事。

你倒吓的不轻。

 

6.

宁不劫在发呆。

宁不劫在叫你。

“……到时候别管我。”

宁不劫真的很奇怪。

宁不劫又去了地牢。

山庄很乱,地牢在着火。

宁不劫让你别跟着他。

宁不劫推开了你。

“走吧。”

宁不劫消失在火中。

 

7.

(前一页被撕掉了)

找不到他。